敦煌虽然位于祖国的边境,但在古代却处于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著名敦煌学者季羡林先生指出:“世界上只有四种文化体系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中国、印度、希腊和伊斯兰教,没有第五种。然而,这四个地方只有一个地方与文化体系交汇,即中国的敦煌和新疆,没有第二个地方。”纪先生高度总结了敦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交通枢纽、贸易集散中心和军事重镇

敦煌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的西端。自从张骞出使西域以来,敦煌就成了古丝绸之路的咽喉。它不仅是中国通向世界的门户,也是世界进入中国的门户。从这里向西,穿过现在的新疆地区,向西越过帕米尔高原,可以到达中亚、西亚和南亚。东线可以穿过河西走廊,到达长安或洛阳。

敦煌的阳关和玉门关是中国与世界进行商业贸易的重要门户。西方商品从这里进口到中国,而中国商品从这里流向西方。由于丝绸之路的繁荣,胡商经常光顾敦煌或留在敦煌,使敦煌成为“华容城”。

敦煌当时是东西方贸易的中心和中转站。中原丝绸瓷器、金银制品、宝石、香料、药材、西方高档面料、北方骆驼马都聚集在敦煌,通过胡商与汉商的贸易流向东西方。莫高窟北区发现的波斯银币是5世纪流通的货币。

在东方的胡商中,粟特人是最有名的。索格德位于中亚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它的国籍擅长做生意。他们的足迹遍布欧亚大陆,在东西方的物质文化交流和传播中发挥着中介作用。敦煌西北长城丰水遗址出土了一封4世纪的粟特信。这是在中国做生意的粟特商人写给他在中亚撒马尔罕的主人和亲戚的信。信上说,自从洛阳被匈奴烧毁后,他们现在在敦煌、酒泉和武威做生意。

敦煌是中原王朝管理西域的战略要地。每当中原王朝在西域使用军队时,敦煌和酒泉都被用作军队的集结地和起点。敦煌还承担供应和转运军需品、粮食和饲料的任务。有时,中原王朝统治西域的军事和政治中心也位于敦煌。比如东汉的西域副司令。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敦煌已经成为抗击柔然、突厥、回鹘等的前线。在西部地区。为了更好地管理西域,唐朝进一步加强了敦煌的军事防御力量。玉门玉门军和沙州都鲁军的建立,以及西域南部石城镇(今若羌)和博县镇(今且末)的转移,又一次使敦煌成为中原王朝重要的边陲城镇。

中原王朝对敦煌和西域的强大管理确保了丝绸之路的畅通。许多国家的使节通过敦煌向长安或洛阳致敬。根据敦煌汉全遗址出土的汉简,敦煌已经接待了来自29个国家的使节,包括其余的月亮、康居、大源、迎宾、秋子和和田。此外,一些西方国家也将他们的王子作为敦煌的政治人质。

由于敦煌与西方国家的频繁交流,敦煌藏经洞也为我们保存了相当数量的古代民族文字。如霍坦语、丘奇语、库利特语、托霍罗语、突厥语、梵语、希伯来语等。

多民族文化融合的地方。

敦煌的南北都是山。南面是祁连山,南面是青藏高原。北面是马松山,北面是蒙古草原。我们知道,毗邻的青藏高原先后居住着羌族、吐谷浑、吐蕃等少数民族,而北方的蒙古草原是多民族繁衍和战争的舞台。匈奴人、鲜卑人、柔然人、智利人、土耳其人、维吾尔人、西夏人、蒙古人等少数民族纷纷在这里驰骋。这些民族的兴衰也在一定程度上深刻影响了敦煌。例如,鲁水湖人(北梁)、鲜卑人(北魏)、吐蕃人、维吾尔人、西夏人、蒙古人(元)等民族都统治着敦煌。吐蕃政权统治敦煌60年,实行自己的政治经济制度。这对敦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少数民族长期活跃在敦煌的历史舞台上,敦煌人民中出现了大量的少数民族姓氏。敦煌藏经洞保存的古代藏文、维吾尔文、西夏文、蒙古文等民族文字,莫高窟北区发现的西夏文、维吾尔文和维吾尔木文都是生动的历史遗迹。

敦煌石窟中有一定数量的鲜卑人、吐蕃人、维吾尔人、西夏人和蒙古人的画像,表明他们对敦煌石窟的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此外,他们的民族特色服饰为了解和研究中国服饰的历史提供了图像数据。

敦煌位于中国和西方的交汇处,一直以开放的心态吸收着来自东方和西方的各种宗教文化。除佛教外,在中国出生和长大的道教也广为传播,随着贸易往来和许多僧人的西进东出,琐罗亚斯德教、景教和摩尼教等外国宗教和文化也蓬勃发展。这些外来宗教的引入不仅促进了敦煌文化的发展,也改变了敦煌原有的文化格局,形成了以儒家文化为核心、佛教文化为实体、其他宗教文化为陪衬的多元化宗教信仰模式。

1.中国传统文化是敦煌人民的基础

秦汉时期,敦煌相继居住着吴孙、越族、匈奴等少数民族部落。到汉武帝时,包括敦煌在内的河西走廊已被纳入中原王朝的版图。并在河西设立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等县。随着中原王朝继续向河西移民,河西地区成为汉族统治的国家结构。

随着中原王朝对敦煌和河西走廊的管理,奠定了深厚的汉晋文化基础。他们培养了一批著名的儒家学者,他们要么写书,要么隐居讲学,要么建立博物馆来教育学生。

隋唐以来,随着中西友好交流和经济文化交流的不断扩大,各种文化体系在敦煌生根发芽,繁衍生息。在这个中国、希腊、印度、中亚、西亚等不同制度文化交汇的城市,中国文化仍然占据主导地位。那些从内地来到敦煌或西行的人不断把中原文化带到这个地方,所以敦煌文化总是跟得上中原的发展。

2.佛教是敦煌人的灵魂鸡汤

佛教诞生于印度,很早就传入敦煌。敦煌吊泉遗址出土的汉简有“小塔”的记载,小塔指的是一座宝塔和一座佛寺。这意味着佛教早在东汉时期就传入敦煌。来自东方寻求佛教的高僧和来自西方的高僧促进了佛教向东方的传播。像朱发虎一样,他被誉为“敦煌菩萨”。他带领弟子翻译经文并在敦煌传道。来丝绸之路传教的西域高僧有安世高、迦叶摩登、朱法兰、知楼陈佳、知前、康盛辉、鸠摩罗什等。去西方寻求法律的中国高僧包括朱世兴、法显、宋云和玄奘。他们都去了西部地区、中亚、印度或者从东方经敦煌来到中国。在敦煌石窟的一些洞穴里,有关于著名的和尚刘飒的故事和事迹,他去西方取经,唐瑄藏去西方取经,著名的和尚安世高,康森水,佛陀土城和其他人去东方传教。这些在丝绸之路上进进出出的高僧不仅带来了丰富的佛教经典,还致力于敦煌和内地的翻译工作。他们极大地促进了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和普及。

从隋唐五代到宋代,佛教日益成为敦煌人的主流文化。在这一时期,佛教在敦煌皇帝、将军和地方官员的大力提倡和倡导下空前发展。从上到下,穷人和老百姓都信奉佛教。因此,敦煌的寺院和僧尼数量大大增加,佛教逐渐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尚和俗家官员不仅热衷于各种佛教活动和举行各种素食会议,而且还致力于抄写佛经、写佛经、改佛经、修建洞穴、修理塔和制作旗帜等功勋事业。仅在这一时期,敦煌人就在莫高窟修建和重建了数百个洞穴。

3.琐罗亚斯德教、景教和摩尼教曾经是多彩的。

琐罗亚斯德教是由波斯琐罗亚斯德在公元前6到5世纪建立的。后来,它沿着丝绸之路传入敦煌。这种宗教在敦煌的传播与粟特人密切相关,因为他们信仰这种宗教。粟特人在敦煌活跃了很长时间。我们前面提到过,粟特字母是在敦煌长城丰水遗址出土的。唐代,敦煌还形成了崇德人的故乡从化镇。在晚唐、五代和宋代的敦煌文献中,也经常见到九个昭武姓氏的人,包括康、安和史。他们中的一些人仍然在归义军办公室担任重要职务。可以看出,隋唐五代两宋时期,大量粟特人定居敦煌。

粟特人信仰琐罗亚斯德教。他们在敦煌市的东部建造祆教圣地从事宗教活动。后来,随着敦煌崇德聚落的消失,琐罗亚斯德教开始与中国的礼仪和民间信仰融合。例如,它可以在祈雨的祭祀仪式、除夕的傩礼和拜火教活动中看到。

景教是古代基督教中的一个景教教派。敦煌藏经洞出土了七件与景教有关的文献。英国考古学家斯坦还在敦煌莫高窟发现了景教画像。这表明景教曾在敦煌流行。

摩尼教是由波斯摩尼人在3世纪创立的。敦煌藏经洞出土了摩尼教文献,表明摩尼教也传入敦煌。

敦煌城东的琐罗亚斯德教寺庙和敦煌遗书中保存的景教和摩尼教经典都反映了敦煌中亚和西亚的宗教流行。

敦煌莫高窟作为文化瑰宝

敦煌不仅是东西方之间的主要交通路线,也是中西贸易的集散地和中西文化交汇的地方。敦煌石窟是在东西方文明碰撞融合的背景下产生的。莫高窟建于366年,已经连续挖掘了一千多年。其规模宏大、内容丰富、艺术精湛,是人类罕见的文化瑰宝。

敦煌佛教艺术一方面继承了汉晋文化传统,受到中原文化的广泛影响,呈现出明显的中国文化特色;另一方面,它还依靠丝绸之路沿线的文化交流桥梁,通过多种渠道,从多个方面吸收了古印度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波斯文明和中亚多民族文明的因素。正是这种多元文化的共存、共生和共同繁荣最终创造了辉煌的敦煌艺术

敦煌壁画是多元文化融合的结晶。就建筑形式而言,早期禅宗石窟和中柱石窟分别受到了印度“bhadra石窟”和“zhiti石窟”的影响。早期的彩色雕塑,如佛像、菩萨和弟子的造型和服装,都受到马图拉和犍陀罗佛教艺术雕像的影响。中晚期壁画包含了从印度到吐蕃的密宗内容。总的来说,早期敦煌壁画深受印度马图拉和犍陀罗佛教艺术风格的影响。中晚期壁画艺术主要受古普塔和马球王朝佛教艺术风格的影响。

敦煌壁画中的外来元素随处可见。中亚、西亚、东亚和南亚有穿各种衣服和服装的人。有青金石、胡芬、密宗和尚和其他来自中亚和波斯的颜料。波斯有萨珊风格的图像,如带珠子的狩猎线、带珠子的动物线、带珠子的鸟线等。有来自西亚和地中海的透明玻璃器皿图像,以及具有波斯特色的金银。西部地区有胡同床。西方乐器有腰鼓、街鼓、竖琴、琵琶、海螺、竖琴等。中亚流行弧形舞蹈。还有受希腊、波斯、印度和中亚艺术影响的太阳神和月亮神的图像。这些外来文化元素起源于地中海的埃及、希腊、罗马和波斯,然后沿着丝绸之路向东移动,在那里经过,并在与当地文化融合后继续向东传播到敦煌。

敦煌佛教艺术在吸收印度、中亚等外国艺术营养的同时,充分展示了自己民族的文化优势。一千年来,它孕育和创造了富有中国民族精神和民族风格的佛教艺术。敦煌佛经中有30多种是典型的代表。它们是从中国继承到印度和中亚佛教艺术的创新产品。这些经济转型绘画也对日本、朝鲜等东亚国家的佛教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敦煌石窟是许多文明的宝库。敦煌石窟艺术是中国传统文化吸收和消化外来多元文化,不断创新和发展的典范。

当前,大力挖掘和弘扬敦煌文化,为建设“一带一路”服务,已成为时代的呼唤。作为敦煌学者,我们将肩负着通过研究博大精深的敦煌艺术和丰富多样的敦煌文献,更多地揭示敦煌文化所蕴含的多元文化价值的使命,使丝绸之路沿线的人们能够获得文化认同,从而增进人民的共同情感,共创辉煌的未来。

总编辑:王多蒂资料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邵静

福建快3投注 pk10网站 快三平台 时时彩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