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作者Xi·敏子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与家乡分离多年后,我勤奋而忙碌地工作,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动物”。因此,我一直找不到回家吃团圆饭的机会,但真的很无奈。

正好赶上今年的年假放几天假,在这个月的第一个月,七姐和八婶也可以见面,领老林,正式把他介绍给亲朋好友,也让爷爷奶奶看看,让他们放心,不要老是让他们担心自己的孙女,担心找不到“主”。

在农历新年的第二天,当我们当地的传统回到父母家时,我们的父母去我祖父母家帮助接待拜访亲戚朋友的客人来表达新年的问候。我和林沿着镇上的街道漫步。首先,我们应该准备一些必需品,以免两手空空,为林给父母留下好印象打下坚实的基础。其次,我们也应该让他感受一下当地的风俗,看看他在哪里长大。

我一只手吃着糖衣浆果的酸甜味道,另一只手被他拖着。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的不安,本该属于孩子们很多年的,又恢复了活力,沉淀了很长时间的稳定成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哦,我说唐,我知道我在你的地盘上,但我最好克制一点!”

他以前总是叫我“唐”,说这是一个专有名词。他不想像其他朋友一样直呼我的名字,以免墨守成规。

我故意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唱道:“你来我家的时候一定要听我说!”

他笑着摇摇头,只是把我的手拉得更紧。

我们漫无目的地闲逛,看着眼前的兴奋。我们想挤过来看看,但突然我们听到有人叫我的宝贝名字,“余儿?!”

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发现很少有人能知道我的婴儿名字并认出我来。有一阵子,我以为我听错了。

我环顾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一个女人站在路边,一只手抱着一个大孩子,另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婴儿。小婴儿戴着一个旧围兜,一双黑眼睛盯着她的脸,她的小手和小脸冻得紫红色。她好奇地看着我手里的蜜饯和藏在母亲身后的另一个大孩子,好像她非常害怕陌生人。

我放开男朋友的手,穿过马路,向前走去。我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的脸色蜡黄,沧桑,头发又短又细。她看起来像一个营养不良的女人。她看起来很面熟。她应该以前见过面,但有一阵子没人认出她来。

当我试图记起这是谁时,她应该伤了我的心,笑着说:“我是红色的,我认不出我了?”

红色...红色...我脑海里迅速翻找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突然心里咯噔一下,是她——

她叫王小红,是我童年时最好的玩伴。我只是没想过。分离多年后,事情发生了变化,我们没有当年的默契。

我停顿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恢复了。为了避免无话可说,我摸了摸小娃娃的脸,问道:“小娃娃有多可爱?”

她回答,“一岁半。”

我礼貌地笑了笑,伸手将小娃娃抱在怀里,但小娃娃对生活非常熟悉。我一扭曲我的脸,蜷曲我的身体,我就不再转身面对我,哀嚎着,好像我要哭了。

我很忙,并在合适的时间停下来,以免因为婴儿哭泣而给她带来麻烦。

她尴尬地看着怀里的洋娃娃,尴尬地对我笑了笑,解释道:“当孩子们看到很少人时,他们有点胆怯。”

我挥挥手,说我不介意。我谈到了我最近的情况,她还说她的丈夫和孩子只是普通的小事。

我看了看时间。天色已晚。我们有空时又聊了一次,挥手告别。就像我们回家吃饭时告别童年一样。但是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无法跨越的鸿沟。

当我过马路时,我发了脾气,把老林带回家。

老林试探性地问,“你的朋友?”

我点点头。

他还猜测:“是他三年前在重症监护室遇到的朋友吗?”

我有点惊讶,“你还记得吗?”

老林打趣道:“我在大学学习,主修高考,准备参加年度总决赛。毕竟,我也做了一些笔记,不是吗?”

我叹了口气,“就是她。”

老林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你不开心吗?”

我摇摇头:“我也没有不开心,只是有点难以置信。”

“她比我大一岁。她很高,白色,笑的时候眉毛和眼睛弯曲。我们总是形影不离。人们开玩笑说我们是双胞胎。近年来,我几乎认不出她了。”

老林眨了眨眼睛,摸了摸我的头。“别难过,”他轻声说。

然后,突然,我用手向前冲去。“走吧!我不想第一次见到祖父母时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知道他是故意转移话题,怕我想得太多,我笑了两下,拍拍他的胳膊,“你慢慢跑!还有,是我的祖父母,不是你的祖父母,你不要交朋友!”

他边跑边说,“你的祖父母是我的祖父母。他们都是我的祖父母。即使不是现在,迟早!”

寒风呼啸着吹过我的脸,空气又冷又干,很像那个严冬。

那时,我还是一名实习生。白天我在医院诊所很忙。晚上我回到宿舍准备厚课本的考试。我一点一点地陪着老林。

实习的第三个月,我在重症监护室。

那天上夜班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凌晨1点50分,护士姐姐接到急诊部的电话,说有一个病人要转到icu。缠着我的瞌睡虫立刻被赶走了。我紧紧地跟着老师,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看来我要忙到天亮才能完成工作。

老师说她是第二个孩子的产妇。她从县医院转来的。她怀孕34周,下午7点左右开始腹痛。四小时后,当她被送往县医院时,她发现她的胎儿已经死了很长时间。剖腹产后,她大出血。

我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三周,大多数被送到这里的年轻女性都出了事故。我不禁叹了口气:有时候生一个有生命的孩子真的很难。

病人分娩时仍处于昏迷状态。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什么是“苍白”。他的脸像纸一样白。他没有颜色,生病了,头发汗湿,脸上和前额都有污渍。他闭着眼睛,脸上很痛。除了胃,他身上没有肉。

我的估计是对的。当我完成时,天已经亮了。我累了,瘫倒在椅子上。在我注意到病人数据之前,我翻了翻她的病历。

患者姓名:王小红

年龄:22岁

家庭地址:临江市连江县荒谬镇...

看到病人的数据,我就像晴天霹雳。我很惊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以前一直忙于营救她。我甚至不在乎她长什么样。怎么可能是她?!

我惊呆了。忙碌了一夜后,老师觉得我太累了,告诉我下班后早点上床睡觉。我点点头,走到她的床边再次看了一遍。她肯定是对的。

林带了早餐,在楼下等我。我告诉他了。他也很震惊。

起初,高中入学考试结束后,我去了市里一所完全封闭的高中。那时,网络还没有发展起来,我们的联系逐渐中断了。没有矛盾,但是我很久没有像许多人一样看到情感是脆弱的。

后来,我也知道她结婚了。当我们再次相遇时,我想象了许多场景,但我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相遇。

当我晚些时候去上班时,她已经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毕竟,那里很贵。

我听说她的家庭负担不起生活费用。尽管医生明确表示了兴趣,但她的丈夫坚持要提前搬出去。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学校,与我的家乡几乎没有联系。我没想到她的生活会如此艰难。

她是家里的大女儿,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说实话,她父母的想法很老了。委婉地说,它们是传统的。坦率地说,他们“重男轻女”。如果第四个孩子不是男孩,估计它会一直出生到男孩出生。

甚至我的一个孩子也能看出我有多偏见。在材料短缺的时候,她给弟弟买了一点美味有趣的食物。她的三个姐妹只是茫然地凝视着。除非她的弟弟不想要,否则他们可以得到一些好处。

她的弟弟也不讨人喜欢。他被家里的长辈宠坏了。他傲慢无礼。他从不把他的姐妹放在眼里。

三年级时,她曾几次计划辍学。我后来想,如果班主任没有亲自去她家告诉她父亲为贫困学生申请入学,免除她的学费和杂费,并提供额外补贴,她可能还没有读完初中。

我问她有什么计划。

她面色凝重,沉声道:“我父亲不会让我继续读高中的。他说这个女孩学习是没用的。村子西端的大学生在学校呆了这么多年。最终,他只能成为村里小学的孩子之王。他不如在温室里长大的李阿功的儿子有前途。这家人买了一辆车。”

我有点焦虑。“你怎么能这么说?为什么阅读没有用?你不能放弃读书的机会!”

她叹了口气,看起来很重,不像一个14或15岁的孩子。

我只能尽力说服她不要辍学,我也不能为别人做任何事。

高中入学考试后,在公布名单之前,我去过她家一次。我进去时,她父亲正好出来了。我怯生生地喊了声“叔叔”。她父亲只是白了我一眼,不理我,冷哼一声出去了。

当我走进房间时,瑞德正在哭,躺在桌子上哭。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忍住不说,解释了事件的原因和后果。

她说她父亲已经和她联系了该县的中专学校。高中入学考试后,她直接去了那里学习一门手艺,却不能去上高中。因此,她和父亲大吵了一架。

我鼓励她和父亲好好谈谈,冷静下来,让父亲听听她自己的想法。

后来,高中入学考试的结果出来了,我被我们地区最好的高中录取了

我骑着自行车,匆匆赶到她家去找她。我一进门,就看见她三姐正在给菜地浇水。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赵迪,你姐姐在家吗?”

她告诉我,她姐姐知道她没有希望进入一中,几天前去县城参加暑期工作。

我悲伤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飘着一头毛毛雨。我没有预期的快乐,但为她感到难过。

然后,暑假快结束时,瑞德来看我。她非常兴奋。虽然她晒黑了,瘦了,但她的眼睛很亮。甚至她脸上的雀斑都是新鲜的,充满豆蔻女孩。

她说她父亲希望她能再次上高中。虽然她只能在镇上上高中,但她会努力学习。

那天下午我特别开心,我们肩并肩坐在大树下,像小时候一样谈论着我们的梦。她说她想成为一名医生。如果她祖母的病没有因为钱而推迟,她可能已经能够看到她结婚了。她也想帮助别人,而不是像她自己一样抱歉。

当我离开时,我把我所有的书都给了她。我们约好了:把军队分成两路,在高处会合。

当我们到达这里时,我们渐渐失去了联系。我不知道她后来经历了什么...

当我和林回到家时,已经是中午11点了。奶奶、妈妈和儿媳妇在厨房忙着。爷爷出去遛鸟了。我父亲和叔叔把林叫到书房。我悄悄地给了他一个让他振作起来的信号。他吐了口气,提到充满勇气,最后下定决心,进了书房的门。

我想笑一会儿。我不是在狼窝里。我好紧张。

我靠在门框上,嚼了一根黄瓜。你说,“我刚认识宫鸿。她带着她的两个孩子。”

奶奶扶着鼻梁上的老花镜。“而且,在新年的第二天,当我回到我母亲的家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个孩子了。”

“是的,”女孩一边做饭一边说。如果你早早结婚,你将在孩提时代成为一名母亲。你不能这么早结婚。你一文不值。"

正在这时,我表哥打开门,推了进来:“我回来了,你在说什么?”

她还带回了她的男朋友。我们私下见了面,约好一起去看父母,这样他们就能成为好伴侣,不会感到尴尬。

虽然早有准备,小夏还是无法避免紧张,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脸上都想笑得僵硬,和老林一模一样,幸好这次老林和爸爸叔叔及时出来了,这种不自然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

他们一见面,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我在他们眼里看到了他是我哥哥的意思。我看着我的表弟,他像我一样,尽量不笑。

我父亲和叔叔正在和他们未来的女婿下棋。虽然我父亲和叔叔的象棋不是“臭棋篮”,但对前职业棋手小霞来说,这只是一只三条腿猫的功夫。但是为了赢得岳父的好感,这两个女婿的脸非常严肃。他们偶尔也会“隐藏自己的良心”来赞美岳父高超的象棋技巧,哄他们微笑。

我表哥小声对我说,“我刚才在超市看见了王小红。”

我命令她,“我也看到了。”

表哥不禁叹了口气:“她看起来老了,像四十多岁。”

我点点头,想问,“那她不是去上高中了吗?你为什么这么早结婚?”

我表哥剥了橘子,放进了她的嘴里。“她的确上过高中,但后来她听说她高中时有男朋友。她的男朋友对她好一点。她认为这是她追求的生活。结果,她怀孕了,再也不能看书了。她必须尽快结婚。

因为她还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她结婚时甚至不能拿到结婚证,已婚妇女的家人也没有认真对待她,她的丈夫没有进步,也没有人帮助照顾她的孩子。因此,她过得很艰难。"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我表哥提起这个话题后,我们就不再谈论她了。

元宵节那天,我和表哥带走了老林和小霞。我们还有几天假期,所以我们一起去庙会吃,喝,玩。我们很不舒服。

我们坐在公园的椅子上喝着热奶茶,我表哥看见远处的秧歌队,挤进人群,走到前面,看见红色的红色站在外面,怀里抱着孩子...

我们几个人坐在快餐店里,点汉堡包、炸薯条和鸡块。大一点的孩子像狼一样狼吞虎咽,很严肃,而小一点的孩子依偎在他们红色的臂弯里睡着了。

她谈到过去,有些无奈,有些感动,有些怀念。

她说:“为什么我一开始这么笨?不管他说什么,我都相信。现在我被孩子们捆住了。我母亲的家庭不受欢迎,也没有人认真对待。”

“我自己做的。”

我问,“你后悔吗?”

她看着她周围的洋娃娃。“后悔也是一天,不后悔也是一天,但我仍然拥有它们,日子总是向前看。”

是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必须永远向前看。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在我回去工作后不久,我妈妈打了电话。她说她是红色的,怀孕了,有两个女儿。她似乎还想再生一个儿子。

我耸耸肩,哽咽着说了一句话。

那些无用的想法仍然不知不觉地影响着她,不知不觉地同化了她。

生活就像喝水,深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必须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最终,在高处会面的协议没有实现。我们的生活就像两条越走越远的线,没有相交的一天。

时间已经过去,再也不会回来了...(作品名称:万物皆红,作者:Xi敏子。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