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即将来临,风吹遍了整栋大楼。

9月17日晚,惠济山(601579.sh)和龚景科技(002006.sz)宣布,同日,控股股东龚景集团、绍兴京辉投资有限公司和浙江龚景控股有限公司分别收到绍兴柯桥区人民法院[2019]浙0603普申26号、[2019]浙0603普申20号和[2019]浙0603号民事判决书

此举可能会导致惠济山和龚景科技两家公司的现实生活发生变化。

拥有500亿资产规模的龚景集团曾经享有无限的声誉,并跻身浙江百强企业和民营企业500强。它最初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龚景钢结构(600496.sh)、龚景科技和惠济山。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体育场(鸟巢)的钢结构是由精工钢结构设计的。

然而,令人难过的是,龚景集团自2018年以来不断报道债券违约的消息,导致严重的流动性危机。

随着龚景集团债务的攀升,“龚景体系”的形势也岌岌可危。

就在两周前,龚景集团放弃了其在龚景钢铁公司的大股东地位。创始人金良顺退位,“表观遗传”方朝阳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龚景部”有两家上市公司或业主

“龚景集团的破产和重组对上市公司影响不大。我们都独立运作,以公告为准。”9月18日,惠济山证券事务部表示。

上述公告显示,龚景集团目前持有龚景科技1.4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和惠济山1.6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97%)。它在该公司的所有股份都受到司法冻结和多轮冻结。

随着龚景集团破产重组申请进入重组过程,这可能会导致惠济山和龚景科技两家上市公司的现实生活发生变化。

此外,公告透露,龚景科技表示,除了公司通过龚景集团关联方上海金菊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直接为客户办理的融资租赁担保余额4160.7万元、从华融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转到上海金菊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担保余额5113.3万元以及通过龚景集团关联方浙江汇金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办理的融资租赁担保余额31837元外,没有其他担保或非法担保

但惠济山表示,目前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没有担保或非法担保。

但此前,汇济山全资子公司唐松酒于2019年1月通过银行本票背书向关联方杭州永仁实业有限公司提供贷款3000万元、1500万元和5000万元,共计9500万元。永仁实业将上述资金借给控股股东龚景集团。

虽然惠济山已于2019年3月29日全额收回上述贷款本金9500万元,并于2019年9月12日收回利息81.5万元(以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为基准),但惠济山于9月10日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警告函。

龚景集团逾期债务超过21亿元

官方网站数据显示,龚景集团成立于1968年,是浙江省绍兴市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在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名中,龚景集团排名第166位。

此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龚景集团在2018年浙江百强企业中排名第53位,营收为324亿元。然而,它已于2019年从名单中消失。

今年7月15日,总额10亿英镑的超短期融资债券“18龚景scp003”未能如期支付,揭开了龚景集团危机的冰山一角。

当时市场紧张不安,大公评级宣布将龚景集团主体的信用评级下调至aa,仅一天后,大公评级在7月16日宣布将龚景集团的信用级别调整设定为c

截至9月5日,龚景集团已三次拖欠债务,总额达15.97亿元。

此外,今年7月17日,龚景集团在上海清算所的公告显示,截至今年7月16日,龚景集团及其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未能清偿总计约21.1亿元的到期债务。

对此,龚景集团表示,自公司发生流动性危机以来,龚景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已尽最大努力寻找相关重组计划,通过各种方式化解债务风险,但仍未能解决流动性危机。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实现资产价值最大化,妥善解决债务问题,龚景集团于2019年9月6日向柯桥法院提出重组申请,结合自身资产重组价值、负债和经营情况进行重组。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时时彩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