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办交易启动已经两个多月了。资本市场经历了繁荣和大量的“100元股”。然而,繁荣过后,一些公司的股价也下跌了近一半。

在关注生物医学领域的同时,随着心脉医学、南方微医学和微核心生物学在科学创新委员会的上市,监管机构也对企业申报过程中应关注哪些方面以及医药企业的高估值是否合理提出了关注。在最近召开的第四届中国医药创新投资大会上,监管机构、投资者和医药企业的代表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去哪里?

李小嘉:企业有更多选择

科创银行一推出,就被称为“纳斯达克的中国版”。此外,香港证券交易所去年的新政策允许无利可图的生物医药企业在香港上市,从而大大拓宽了生物医药企业的融资渠道。

9月21日,HKEx首席执行官李小嘉在接受包括《国家商报》记者在内的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推出意味着企业有了更多的选择。“如果一个企业追求本土化和接地,在内地上市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然而,一些公司认为他们的发展需要高度国际化,并希望与美国市场紧密联系,他们可能选择在美国上市。如果一个企业既需要基础又需要国际化,香港股市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再多一个选择,就会有更多的企业成长起来,在这三个市场都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企业。”

中信证券投资银行委员会医疗卫生集团执行总经理张钧表示:“现在有许多可供企业选择的交易所,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张军还强调,市场不必过于担心科学创新委员会的透明度和可持续性。“我们需要支持科技创新企业。以前,有一个基本的短板缺少中国的“纳斯纳克”,所以补充这个短板不是短期行为。我认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创新板仍将是资本市场改革和推广的主要方向。”

兴业证券制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嘉禧表示,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是内地资本市场的一大进步。“在资本市场的选择上,许多制药公司过去常常去海外在美国上市。后来,我得以慢慢地去香港股市。现在我更近了,可以在大陆上市了。虽然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申请科学创新委员会的项目仍然有收入和利润,但我们也可以看到申请第五套标准的企业也在慢慢出现。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至少中国内地资本市场的定价自主权正在慢慢显现。”

不过,徐嘉禧进一步表示:“客观地说,从目前市场对创新药物的理解和企业估值的稳定性来看,科学创新委员会仍不如纳斯达克和港股。但我相信,通过相互学习对方的长处,这些短板会慢慢解决。科学创新委员会对中国资本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安永大中华区政府及公共事务部的管理合伙人杨淑娟表示,企业在选择上市地点时,应关注一级市场的融资能力、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和后续融资能力,以及每个市场对申请人的具体上市要求。

怎么做?

上海证券交易所:值得关注的六个方面

今年1月30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学创新委员会和试点注册制度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明确了科技创新委员会关注的行业。重点支持新一代高科技产业和信息技术、高端设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它将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引领中高端消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服务中心区域主任朱奇伟强调,上述“实施意见”并不意味着企业只能在相关领域去SciDev.Net。如果公司的产品相对传统,没有核心竞争力,跟不上行业发展趋势,也与本网站开发(SciDev)不一致。Net的定位。“如果我们想进一步证明它是否符合科技创新局的定位,企业可以查阅上海证券交易所《科技创新局上市建议指引》中提到的“六不”。简而言之,就是:独立知识产品是否有核心技术,是否有高效的研发体系,是否有研发成果,是否有竞争优势,技术成果能否转化为经营成果,是否服务于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朱奇伟针对想进入科学创新委员会的生物医学企业应注意的问题,分析总结了六点:“一是两票制、4+7大采购等产业政策对企业管理的影响;二是研发费用资本化;第三,技术的进步;第四,存在分销模式问题,因为它涉及销售费用,如学术推广费,这可能导致商业贿赂。第五是无利可图企业的市场价值判断,特别是选择第五套上市标准的企业。要实现超过40亿元的估值,有必要看看公司的产品管道等情况,因为可能存在风险,这可能无法支持产品研发失败后的估值。第六是股份支付问题。如果公司已经在亏损,但仍有大量股份支付,那么分配后未来的业绩将受到多大影响。”

高估价?

行业: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当一家制药企业遇到一个科学创新委员会时,企业的估值也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例如,只有最先申请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的原研究药物公司Microcore Biology发行价格为每股20.43元。然而,上市首日,开盘价上涨500%,开盘价为每股125元,收盘价为每股95.31元,上涨366.52%。

那么,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的制药公司曾经看到的高估值现象合理吗?如何评价由科学创新委员会支持的生物制药企业的价值?对此,红杉资本中国的合伙人卢晓波表示:“我个人认为现在谈论科学创新委员会(制药企业)的估值还为时过早。目前,在科学创新板上上市的创新制药企业只有微核心生物。高价格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稀缺,也可以视为对创新型制药企业的认可和鼓励。”陆晓波进一步表示:“如果有更多的创新制药公司在供应端上市,就会有更多的公司可供参考,每个人都会有更多的选择,那么估值就会相对更合理。”

那么,生物医药企业如何进行合理的估值呢?袁波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陈鹏辉说:“我认为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团队。一个好的团队可以使公司有更强的融资能力,也可以使公司发展得更快。第二是公司的市场潜力。我们希望一家公司的产品线不仅面向中国市场,而且有可能引领世界,因为尽管中国市场很大,但它也受到支付医疗保健和其他服务的能力的限制,特别是对创新型制药公司而言。我认为,未来不着眼于全球市场是不可能的。”

陆晓波认为,以前a股采用的pe定价方法不再适用于科技创新板制药企业的估值。“我认为科学创新委员会成立后最大的变化在于认识到创新制药企业的产品管道是最有价值的。过去,我们的创新制药企业相对较少,在批准创新药物方面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然而,现在(药品检验制度改革后)我们制药企业的销售越来越容易预测,这是不同的。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专业人士来了解企业的技术和产品以及未来销售收入的现值。因此,需要一种新的定价模型来评估生物制药企业在上层科学创新委员会中的合理性。”

(责任编辑:张倩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