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晚,阳谷华泰(深圳市300121)宣布股东容晖鑫(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晖鑫)拟转让其在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融汇融信今年1月从阳谷华泰的实际控制人王传华手中收购了部分上市公司股份。为了达成这笔交易,荣欣处置了部分资产,并向其“老板”沈琳琳借了1亿元人民币。在短短的八个月时间里,荣欣选择了“退出”股市。一进一出的操作造成了1000多万元的损失。

与同期介入阳谷华泰的珠海吉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吉达)相比,荣欣有幸聚在一起。珠海捷达已于9月初清仓,亏损更大。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注意到,珠海捷达和荣欣背后的投资者关系非常密切,两家公司在运营上相当同步。

股东“卖空”损失清算

根据阳谷华泰的公告,汇融信托于9月12日与深圳岭南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岭南资本)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计划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汇融信托持有的公司2060万股股份转让给岭南资本,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5.30%,转让价格为7.55元/股。交易完成后,荣欣将不再持有阳谷华泰的股份。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荣欣进入阳谷华泰不久。

去年12月初,阳谷华泰透露,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传华与荣欣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公司2060万股股份转让给荣欣。荣欣成立于2016年12月。其股权结构为:沈琳琳持有99%的股份,孙婷婷持有1%。股份转让价格为每股876元人民币,总转让价格约为1.8亿元人民币。

关于收购阳谷华泰股份,荣欣曾表示,“这是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为实施此次股权转让,荣通获得其子公司8500万元股份,并向沈琳琳借款1亿元,共募集1.85亿元。此后,股权交易于今年1月初完成。

只是在过去的八个月里,上市公司的“信心”才被挥手告别。

事实上,这次清仓大甩卖让荣欣蒙受了损失。此次降价的总转让价格为1.56亿元。考虑到阳谷华泰在4月24日实施了“10 6.5元(含税)”的现金分红,荣欣的亏损约为1153.6万元(不含税)。

记者注意到,新的收购方岭南资本成立于2013年,100%归自然人孟宪伟所有。岭南资本还表示,收购阳谷华泰股份是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但没有计划在未来12个月增持。

珠海捷达亏损4058.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损失数千万元的荣欣并不是“孤军奋战”,同期进入阳谷华泰的珠海捷达损失更大。

今年1月初,珠海捷达还以876元/股的交易价格从王传华手中获得了阳谷华泰2060万股,总转让价格约为1.8亿元。

8月15日,阳谷华泰宣布,珠海捷达拟通过协议将其2060万股上市公司股份转让给济南救市卢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公司。转让价格为每股6.14元,总转让价格约为1.26亿元。根据上市公司随后的披露,2060万股股票于9月初注册。

大致来说,珠海捷达亏损4058.2万元(不含税费)。珠海捷达在权益变动声明中表示,减持阳谷华泰股份的原因是“满足资本投资需求”。

珠海捷达成立于2017年,广东彩龙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彩龙控股)100%控股。国有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蔡朗控股股东为傅安智和周娟。

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注意到,傅安智和周娟也出现在收集和融化信件的发展过程中。

根据齐新宝的数据,此前聚集荣信的唯一股东是彩龙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龙金融控股)。目前,蔡伦金融控股公司100%归傅安智和周娟所有,傅安智和周娟是蔡伦控股公司的股东。2018年4月18日,彩龙金融控股有限公司退出集团,集团股权结构由富安智变更为1%,沈琳琳变更为99%。同时,沈琳琳接替傅安智担任荣欣总经理兼执行董事。2018年5月7日,集团公司股权结构再次发生变化。傅安智不再持有股份,孙婷婷取而代之。沈琳琳的股票保持不变。2018年11月28日,孙婷婷接替周娟担任荣欣监事。

虽然沈琳琳和孙婷婷过去与傅安智和周娟有过多次接触,但在同时收购股份时,荣欣和珠海捷达都表示没有采取一致行动。然而,回顾过去,两家公司似乎在以同样的速度前进。

(责任编辑:李嘉玲)